星期一, 7月 30, 2007

目的地

那天為了去南部出差,我搭上了許久未曾搭乘的火車,前晚沒睡好的我,上車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旁邊座位的一些小騷動把我吵醒,我皺著眉頭看了一眼,是一位提著一只旅行箱頭髮蒼白的老先生,他發現自己把我吵醒,對我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微笑,我咕噥了一聲沒關係後,看了一下手錶,原來我已經睡了一個多小時了。

從車窗外看出去,天氣很好,遠處還依稀可以看到藍色的海,好久沒有這麼悠閒了,這短暫的通車時間成為我一個小小的意外之旅,從車窗上淺淺的倒影,我發現臉上的線條以一種不曾見過的舒服模樣服貼著。

「你喜歡旅行?」突然身旁的老先生開口說話。

我轉頭看著他,他並未看著我,眼神和我剛剛一樣盯著窗外的風景,不過我想那句話應該是在問我的。

「嗯,但是工作太忙了,沒什麼時間可以出去走走。」我說。

老先生仍然看著窗外的風景,但是一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我年輕的時候應該很喜歡旅行,現在則是為了找回自己而旅行。」老先生說。

我聽的一頭霧水,他剛剛說 “應該” 很喜歡旅行這表示他自己不是很確定囉,另外他說為了找回自己,這又是什麼意思呢?他似乎發現了我的困惑,看著我露出和剛剛一樣不好意思的微笑。

「不好意思,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對了,你現在還想睡嗎?我拿些東西給你看好嗎?」老先生說。

我聳聳肩,反正距離下車還有一段時間。他站起身來,從上頭的架子拿下他的旅行箱,打開後從裡頭拿出三樣東西,一個本子,一隻手錶和一張車票。他把那本本子塞給我,示意要我翻閱,我打開後發現那是一本相簿。看來這位老先生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喜歡旅行,相簿裡頭都是他四處遊玩拍攝的照片,有趣的是在我瀏覽這些照片的時候,他不像一般人會急著說明,反而靜靜的坐在一旁,我偷瞄了他一眼,發覺他也是一幅興味盎然的模樣,好像這些照片他也是第一次見到似的。

看完了照片,我把相簿還給他,他把相簿放在腿上,自己則陷入了沈思,我看他皺著眉頭臉上有些迷惘,這些照片似乎讓他想起了些什麼,接著他自言自語的說。

「你知道嗎?其實我早就忘了這些照片是在哪裡拍的,記憶根本不存在,現在的我好像一個陌生人住在一個陌生的軀體裡。每天早上醒來我就看著這些照片,希望可以從中找回失去的記憶。」

「可是沒有用,這些照片滿滿都是過去的影子,可是我一件也想不起來,好像站在一大塊玻璃後方,看得到那些熟悉的笑臉、熟悉的風景,你知道只要能夠觸碰到他們你就會想起來,但是你找不到一個入口,你被你熟悉的世界給遺棄了,只有你一個,只剩一個虛假的空殼。」

他的眼眶有點濕潤,我終於瞭解他之前那些奇怪的話的意思。然後他給我看了那支手錶還有那張車票,一個壞掉的手錶,錶面已經破裂,時間停在十點十五分,一張好幾十年前的車票,日期就是今天,終點站剛好在我的下一站。他說每年的今天他都會帶著這個旅行箱,搭上火車來到車票上的這個終點站,他以為這樣或許就可以想起些什麼。

「今年是最後一次了。」老先生說。我問為什麼。

「我決定搬到國外。」

「反正一切的記憶都早已不在,住在哪裡對我來說都一樣,那麼與其留在一個我以為熟悉卻陌生的地方,不如搬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老先生說。

我很想再和他說些什麼,然而我的目的地到了,我拿起行李說了聲再見就走出車廂。站在月台上,我看到他在車窗裡對著我揮手,火車又緩緩的往前駛去。

駛向一個失去記憶的目的地。

我看了一下手錶,和客戶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我提著行李,匆匆的步出了車站。


2007/7/30

2 則留言:

  1. 意境不錯,甚至可以picture出畫面,大餅的文字功力突飛猛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