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9, 2008

等待



------------------
32 開插畫紙
針筆, 沾水筆
------------------

等待

為了這一天
我在鋼片羽毛裡
縫進了一棵心





等 等

待 待

等 等 等

待 待 待

等 等 等 等

待 待 待 待

你的到來


2008/6/29

SmOKy



----------------
0F 畫布
針筆
----------------

SmOKy

在跳躍之前
消化熱情的糧食
沸騰 瀰漫四周
悠遊在嗆辣的煙霧裡
怡然自得


2006/6/29

星期五, 6月 20, 2008

星期三, 6月 18, 2008

看見

刮鬍刀
今天起床,眼睛好酸,刮鬍子時我不小心刮傷了臉,這已經是這禮拜第三次發生,以前從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直以來,我都很享受刮鬍子的過程,當刮鬍刀劃過細細綿綿的刮鬍泡,一邊發出只有自己聽得到密密麻麻鬍鬚的斷裂聲,一邊露出平滑的皮膚時,一種穩當與安心的感覺會從心裡浮起,像是一個整修草地的園丁,掌握了手中的除草機就等於掌握了所有的事情。然而,今天又再次在臉上劃出一個小小的紅色傷口,這不應該發生的,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如此想著。


計程車
等了快三十分鐘,看不到一輛空著的計程車,今天剛好大家的時間都這麼趕,非得要搭計程車不可?我看了一下手錶,反正一定會遲到了,改搭公車吧。我走到公車站牌,搭上可以到達目的地的車子,隨著車廂不斷的震動,心情像是不斷跳躍的音符,在空氣中演奏了起來,我沒注意到車窗外的景色漸漸的不熟悉,當窗外貼上了一張我完全不認識的風景時,我才從自己的世界醒了過來,下車前我問了司機,這不是 ☆ 號公車嗎,司機搖搖頭,把車門關了往前駛去,留下我和路邊的公車站牌一起困惑的站著。


荷包蛋
這時我才發現,從起床到現在什麼都沒吃過,我望了望四周,在一個轉角看到了一家早餐店,走進店裡,我瞄了一下牆壁上的菜單,其實我想吃土司的,可是牆上滿滿的貼上「荷包蛋」三個字,於是我點了一個荷包蛋加冰奶茶,老闆動作迅速的拿起一顆雞蛋敲了敲,熟練的剝開蛋殼,鮮豔濃稠的橘紅色與金黃色液體掉入漆黑的鐵盤上,「滋」的一聲,透明的金黃色瞬間轉為白色。剛剛還有點掛心的工作,消失在激起食慾的美妙聲音裡,令自己意外的,我自然的拿起電話和公司請了假。


雨傘
走出早餐店,外頭下起了雨,看來昨晚的氣象預報跟我開了個玩笑,然而我發現,不知為何,身旁經過的行人每個人都記得帶著雨傘出門。走在路上,我像是個機靈的小船,在雨傘海裡,鑽著傘間的縫細靈活的穿越而過。還好雨並不大,一小點一小點的打在身上,輕輕柔柔的,我以為自己走在清晨的朝霧中,享受著水氣帶來的清爽。雨勢漸漸的轉緩,太陽露出了臉,雨過天晴的景色總叫人舒服,我伸了個懶腰,享受著從一早開始視覺錯亂所帶來的一連串意外。


雞腿飯
「想吃雞腿飯」,不曉得為什麼腦中就這麼冒出這句話,不過我想應該跟我現在眼睛看出去的情景有關吧。我在一張牆壁上的海報,看到主角高舉著一根雞腿;我聽到一個小朋友大喊著手中的氣球飛走了,抬頭卻看見一根雞腿底下綁著一條細線在空中輕飄飄的飛著;我看見一個女人推著一台嬰兒車,裡頭幾個月大的小孩手裡拿著雞腿吸允著而不是奶瓶;路邊的行道樹一棵棵被修剪成雞腿的模樣,甚至可以看見上頭泛著炫目的油光。我毫不猶豫的走進了一間便當店裡。


隨身聽
當香噴噴的雞腿飯送上來時,我帶起了隨身聽的耳機,口中軟嫩的雞腿肉配著耳裡傳來輕快的音樂沿著食道舉行起一場愉快的豐年祭。好久沒這麼享受一頓飯,我想不起來上次如此悠閒的吃飯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隨著餐盤上飯菜的減少,心底也漸漸的覺得滿足,突然耳裡的音樂停止,我拿出隨身聽,沒電了。我走出店外,剛剛滿街雞腿的奇異現象已經消失,我開始覺得,今天發生的種種事情,是不是我的眼睛想要告訴我什麼,我滿心期待,接下來還會發生怎樣的狀況。


照相機
我在街上隨意的閒晃,想要消除一下吃太飽所帶來的些許罪惡感,在經過一間照相館,我發現櫥窗上擺設的照相機在我經過時都眨了眨眼,我停下腳步,像個看到玩具店的小孩,雙手貼著玻璃窗猛朝內瞧,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小孩們總是在玩具店前不肯離去,他們一定是看見了櫥窗內的玩具對著他們不斷眨眼。攝影一直是我的夢想,卻因為許多自找的藉口,像起床時依稀記得的美夢,無法緊緊抓牢。我走進店裡,帶走櫥窗左上角和我十分對眼的那台數位單眼相機,心裡興奮的像個收到禮物的小孩。


紅綠燈
我沿路不停的亂拍,像個偉大的攝影師把所有的景色收進我的小盒子裡。從小方框看出去的世界顯得有點不真實,似乎在按下快門的瞬間,就會從這個世界裡消失。我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在等待的同時把鏡頭對準正在執行任務的燈號,從鏡頭看到的紅綠燈變成了長了三隻眼睛的長頸鹿,不斷伸出舌頭捲食著停在路口車子上方緩緩升起的熱氣,那是車內駕駛的等待,長頸鹿吃得越飽他們就越不耐煩,等長頸鹿吃飽了將燈號改為通行時,駕駛會迫不及待的踩足油門奔馳而去,而下一波的間隔非常短暫,約略一分鐘後就需要在進食一次。


電視機
渡過了疲累的一天,我回到自己的房裡,躺坐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隨意的切換電視頻道。影像反映在眼球表面,卻透不過短短幾公分厚的水晶體,我沈浸在紅黃藍綠的閃光中,腦袋一片空白。我拿出新買的相機,在小小的框框裡看著今天到處亂拍的景色,那是我一直以來忽略的,在每天上班下班的路途中,匆匆走過,像電視每天播放的節目,在眼球上閃過璀璨的光亮,卻不曾停留。我關上了電視,卻感覺在眼睛上重新開啟了一扇窗,一切都明亮了起來。


蓮蓬頭
我走進浴室,打算洗刷一天累積的灰塵,看著鏡子,早晨臉上的傷口早已不見蹤影,我明瞭這一切只是眼睛和我的交談,早上的刮傷,搭不到的計程車,坐錯的公車,荷包蛋,前天錯誤的天氣預報,雞腿飯,新買的相機,紅綠燈長頸鹿。視覺和我分裂了一整天,使我看不到現實的世界,卻讓我看到了真正想看的東西。我打開蓮蓬頭,看見密密麻麻的小孔灑落許許多多的小花,緩緩的從頭頂落下,在芬芳的氣味中,我鬆弛了疲累的情緒,眼睛也漸漸地舒緩了。


2008/6/16

星期一, 6月 16, 2008

吃一片 Pizza,輕鬆自在



-----------------------
16 開插畫紙
色鉛筆
-----------------------

吃一片 Pizza,輕鬆自在

咚咚
奮力一跳
打算跳過一整座森林的時候
不小心撞到一棵大樹
鑰匙掉了
無法開啟胸口的那個鎖
沒關係
拿出隨身攜帶的 Pizza
吃下一片
喀茲 喀茲 喀茲
咚咚 咚咚 咚咚
要繼續往前跳了


2008/6/16

星期五, 6月 13, 2008

星期三, 6月 11, 2008

系列畫「膜拜」- 包裝



------------------------
10F 畫布
針筆、報紙剪貼
------------------------

腐化的身軀滋養了茁壯的大樹
在甜美的果實前
總是遺忘了內在的侵蝕

看不見就安心了
一切只是需要包裝

然而背著閃閃發光的炫目
卻掩蓋不了隱隱作噁的氣味

四目張望的窺視
卻看不清被自己黑影掩蓋的不堪

在破碎的裂痕裡
透露的只是辛酸的卑微而已


2008/6/16

熊男的影子 (原作者:Apple)

大家可以猜猜看
那個結局是我寫的那個是 Apple 寫的 (Apple 的部落格)

鑰匙
飄著細細雨點的春末,鬆餅公寓裡搬來了一位新房客。女人沒有什麼行李,只帶了一只箱子和一把椅子。她的脖子上掛了一條串著一把金色鑰匙的項鍊,無論她走到哪兒,那把小鑰匙總是閃著光,像是在對誰眨眼睛一樣。

熊男和女人住在同一個樓層,女人般進公寓的那天晚上,他們在信箱前面相遇。熊男和女人打了個招呼,他注意到女人笑起來嘴角旁邊有一個小小的酒窩,感覺像極了才分手不久的情人。熊男忽然覺得一陣心痛,而他的影子在微弱的燈光下也正仔細地端詳著女人,沒有漏掉她的任何一個眼神一抹微笑。小巧的酒窩在影子沒有彩度的世界裡開成了一朵花,粉紅色的花瓣四散飄落淹沒了影子。


一杯牛奶
為了避免處及不願回顧的過往,熊男總是下意識的避開女人,出門前得要先開門張望一下走廊,才會安心地去搭電梯。熊男的影子則是一直渴望再度見到女人,每當熊男快步走過女人的房間門口,影子就會用力地伸長身體,把自己拉得好長好長,即是只是短短幾秒鐘,也要偷偷從門縫鑽進去看女人一眼。

夜裡,趁著熊男熟睡,快被想念撕裂的影子,咚的一聲脫離熊男的腳底,跨過幾個陽台,來到女人的落地窗外。開著一盞小燈,女人正捲曲在床上看小說,影子環顧四周,突然發現女人沒有自己的影子,他伸手拿來女人放在床邊的一杯牛奶,一口氣喝了下去。影子慢慢變得和牆壁一樣蒼白,他靜靜貼在天花板上頭陪伴著女人。這一刻,他希望時間在也不要往前走,就這樣永遠地停住。


下雨天
夏天剛剛抵達的時候,熊男和舊情人復合了。夜裡他們常常沿著河濱公園吹風散步,熊男的影子在他身後拖得很長很遠,想著自己的心事。他知道女人的影子已經不知去向好一陣子了,影子更加覺得自己有義務陪在女人身邊。

下著大雨的夜晚,女人已經入睡,一個黑色的身影從門縫裡鑽進來。女人的影子身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輕巧地躺進女人的被窩裡。躲在牆壁裡的熊男的影子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影子,他輕輕抬起腳,走過睡得正沈的女人的床邊,女人翻了個身,掛在脖子上的金鑰匙在黑暗中又朝影子眨了眨眼。


椅子
經過一段時間的跟蹤觀察,熊男的影子發現女人的影子愛坐著火車四處旅行,大部分的時候都不在女人身邊。每一趟旅行她都會帶回來幾個啤酒瓶瓶蓋,她把瓶蓋串成風鈴,掛在大門旁的矮樹上。他還知道女人常常站在陽台對著天空發呆,對著屋子裡唯一的一張椅子自言自語,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熊男的影子覺得女人實在太寂寞了,很想給她肩膀依靠聽她說話,更想成為她的影子。

秋天乘著葉子落在熊男腳邊,他正在打包行李準備搬離鬆餅公寓和情人一起住到海邊去。刺眼的陽光下,熊男的影子也暗自下定決心,他要脫離熊男繼續留在這裡陪伴女人。


擁抱 (結局 I)
在公寓被冬天包圍之前,女人打算在房間牆壁上畫滿一整面森林。這天晚上女人早早上床睡了,她把自己埋進沒有夢境的睡眠裡。外頭下著無聲細雨,熊男的影子來到女人的房間,他用溫柔的眼神輕輕擁抱了女人一下,來到還沒完成的壁畫旁,丟了一個亮亮的小東西到其中一桶油漆裡,然後就退到女人床旁的角落抱著膝蓋坐下來。

女人的影子從門縫底踩了進來,一個微微發光的東西牽引了她的視線,在一桶黑色油漆裡女人的影子發現了一枚金色的啤酒瓶蓋,她彎腰伸手想要拾起瓶蓋,濃稠的油漆卻像是一隻張開嘴的獸緊緊咬住她的手,把她往油漆桶裡拉,熊男的影子順勢從背後推了女人的影子一把,迅速拿起鐵蓋把油漆桶緊緊蓋上,油漆桶邊緣流下了一道道發亮的黑色眼淚……


擁抱 (結局 II)
冬天無聲的落在鬆餅公寓的屋頂,像糖霜般給冷冽的空氣添增了一點甜膩。熊男在那天搬離了公寓,熊男的影子趁著經過公寓大門旁的矮樹時,攀住矮樹的樹枝,奮力的脫離了熊男的身體,矮樹上瓶蓋串成的風鈴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這是熊男的影子和熊男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道別。

熊男的影子在黑夜裡來到女人的房間,女人躺在床上熟睡著,熊男的影子拉長拉大自己的身影,像個透明的薄被輕飄飄的覆蓋在女人的身上,在碰到女人的身體時,熊男的影子聽到自己身上發出一聲清脆的「喀啦」,女人脖子上的鑰匙在他身上開了一個隱形的小門,小門裡有個跳動的紅色心臟,熊男的影子小心的在沒有驚醒女人的情況下小小力的擁抱了女人一下,然後離開了女人的房間。

春天乘著花朵的香味而來,女人出門時發現隔壁之前熊男的房間搬來了一個男人,男人和她打了聲招呼,女人注意到男人的笑容好熟悉,好像遺忘許久的一個溫暖擁抱。


2008/6/8

星期二, 6月 10, 2008

頭髮

這是最近上 Lucy 寫作班寫的故事
特別提出來是因為這篇故事我們玩了個小遊戲
寫故事前我們先定好了五個小標題
然後第一次發表前面四小段
第五段沒發表
課堂上選一位同學根據已經定好的小標題撰寫第五段的故事結局
然後下一堂課連同原作者的結局一起發表
發表完後再由大家投票
表決比較喜歡哪一個人的結局
大部分的結果都是傾向喜歡非原作者寫的結局
討論原因可能是因為原作者已經有一個固定的思考模式
所以寫出來的結局比較是一貫的平順的
而非原作者寫的結局就有機會跳脫原作者的脈絡
產生一個新的觀點而出現張力

總之下面這篇故事
結局有兩個
一個是我寫的,另一個是同學 Amy 寫的 (Amy 的部落格)
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猜猜看那個結局是我寫的囉 (應該是蠻好猜的 :D)

另外我也寫了 Apple 同學的故事的第五段結局
之後會貼在「熊男的影子」這篇故事裡

--------------------------------------------------------------------

頭髮

短髮
當手掌滑過那片整齊的草坪,掌心的皮膚感覺到刺刺癢癢的,像幾千萬根細長的針在手心玩耍。我不敢用力,深怕壓壞了妳也刺傷了自己,輕輕的觸碰,沒有吐露的心情透過密密麻麻的交接傳遞出去,妳感受到我的熱情嗎?在這短暫的交會中,我呵護著,感受著,渴望從表面的嘻鬧中,擷取到妳想要給我的訊息,我在0.0001平方公分的微小範圍裡,搜尋著無限大的意義。我期待,當時間拉長了妳的身影時,我們之間的情感是否會隨著加深?


長髮
時間拉長了一切,卻也超出了我的想像。當風輕輕的吹撫過耳際,在空氣中搖曳著數不清的細線時,我感受到一股激動,那是一種羈絆,想要掙脫卻又狠不下心離去。然而當風停止時,原本輕巧的細線,瞬間像是在尾端綑綁了重物無情的下墜,佈滿我的頸肩,隔斷了空氣的流動,充滿窒悶的氣息。鏡子裡的妳看起來就像一道美麗的瀑布,在我兩旁流洩著黑色的意念。突然在腦海裡跳出了一隻七彩的魚,將黑色的大海,渲染成繽紛的色彩,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染髮
10月24日 - 黃褐色的妳看起來如此溫柔,我扶起妳,輕輕的撫過我的鼻前,一股花草的香氣,迫不及待的擠入鼻中,這是妳我之間的小遊戲。

1月10日 - 灰藍色的妳看來有點憂鬱,我問妳發生了什麼事,妳沈默,靜悄悄的垂在那裡,將身邊的空氣,染成一片死寂。

3月7日 - 紫色的妳充滿了誘惑,四周圍的一切順從的被妳吸引,以妳為中心產生一個黑洞,我在窒息前,早就忘記了呼吸。

6月30日 - 妳又變回黑色的模樣,像是被挖空的身軀,枯乾的隨風擺盪,我拿起切斷羈絆的刀子,光線從刀身反射映照在妳脖子上,形成一道陰森的白。


剪髮
我不斷的回想,在刀子劃下的剎那,我的腦海裡到底想著些什麼。是過往愉快的回憶還是痛苦的窒息,或者,只是一片空白,沒有激動,沒有難過,像排練已久的舞台劇,在數不清的重複又重複後,正式上演時,剩下的就是一個無意識的動作,一刀又一刀,散落了一地的妳,乾淨俐落。我用雙手將妳從地上捧起,提升到和眼睛一樣的高度,再任由妳的身軀從雙手間的細縫中飄落,像黑色的雪,無聲的,累積在心中,我發現,我已經開始想念妳的身影了。


假髮 (結局 I)
我在無數的仿製品中找尋你的身影,但是似乎都少了些什麼,充滿活力的眼神,風中搖曳的纖細,碰觸時的騷動,圍繞時的安穩,一切都不一樣了,換過一個又一個的她,但是感受不到妳。腦海中的妳不斷的嘲笑我,為什麼不直接再把妳找回就好,我不是沒想過,只是,一旦想起這個念頭,刀子陰森的慘白會閃過雙眼,那一刀刀,劃過妳的身子,同時也劃過我手腕上,一條條青紅色的血脈。所以我只能不斷的逃避,藏躲在一個又一個失去生命的草堆下,從心中的傷口擴延開來,成為一個慢慢腐敗的身軀。

假髮 (結局 II)
妳印證了愛情的真真假假,情緒變化多端,有意或無意。不錯,妳可以掩蓋無數的羞怯,堅定自信心、增添美豔、隱藏自己,妳可以變成不同的角色,成為千嬌百媚。我開始疑惑,妳對我的情意是真誠?或假意?

生怕妳漠視我對妳的一片愛慕,我渴望妳保有女性的含蓄、羞澀,不敢表示妳對我的愛而掩飾著。假只是暫時的,其實妳愛我至深。我對妳的愛,用心去感觸,會觸摸到的。妳的假和妳的真我都愛慕的,我愛妳,親愛的。


2008/6/5

一幅畫的死亡

一張空白畫布
白色的畫布,放在木頭色的畫架上,在一間空蕩蕩的房間裡,他靜靜的坐在畫布前,眼睛直楞楞的盯著前方,你以為他看著那張空白的畫布,然而他的眼神早已穿透那小小的白色侷限,像是在雪地中尋找獵物的一匹狼,黑色的瞳孔裡透著冷靜的黃色光芒,覆蓋在土地上的雪不是阻礙,他看得見白色底下河流的走向,土壤裡密密麻麻充滿生命的小蟲,枯萎飄落的葉子滲透出腐敗的黃褐色。接著他眼神緩緩的離開,越拉越近,離開土地河流,回到一片空白的雪地,他知道,在動筆之前,得先找到畫布的生命。


兩扇窗
房間有兩扇窗,相視而望,其中一扇看出去可以看見一棵大樹,另一扇可以看見一口井,畫架剛好放在這兩扇窗直線距離上的正中央。由於他的畫裡不斷出現茂盛的大樹與乾涸的井,所以常常有人問他,樹和井對他來說是否有著特殊的意義,而他總是含糊帶過,因為他說不出口,這是從窗戶看出去唯一可以看見的兩個景色。現在他看著空白的畫布,心裡有種無法遏止的騷動,他可以想像從自己的頭頂長出樹的枝枒,像鹿角似的茂盛,但是他的雙眼變成了兩口枯井,頭頂樹枝的葉子飄下,井裡堆滿了泛黃的枯葉。


三枝畫筆
他總是戲稱自己有三把刀,這是他那三支畫筆的暱稱,他畫畫只用這三支筆,最粗的、不怎麼粗的跟最細的。為什麼會把筆稱為刀?因為他覺得畫畫就是在謀殺一張畫布,每畫出一刀,畫布上就會出現一個傷口,流出鮮豔的顏色。

這三支畫筆從沒讓他失望過,也有可能他是謀殺畫布的天生好手,從一張張賣得極好的畫布屍體,他如此確信著。不過他也真的是有這樣的天分,可以看出一張畫布背後的生命,然後藉由手裡的這三支畫筆,一筆一筆取走畫布的能量,當畫布停止了心跳聲,畫面上佈滿令人滿意的傷口後,作品就完成了。


四杯水
謀殺畫布的過程是充滿飢渴的,他得從不斷堆疊上去的顏料中,找尋畫布潛藏的心跳,他變得十分的口渴,這時他就會望向窗外那口早已枯竭的古井。每次一個停頓,他就得狂飲四杯1000c.c的水,他覺得自己和那口古井沒什麼兩樣,倒入體內的水,瞬間就被貪婪的泥土吸收的一乾二淨。

晚上,花掉全身力氣的他,在迷迷糊糊的狀態下躺回床上,夢中,他會看到畫布上的顏料緩緩的退去,像是傷口漸漸癒合,他想伸手阻擋,但是夢中的他延續著白天的疲累,連抬起筆的力氣都沒有。


五罐顏料
這場謀殺案的幫凶還有五罐顏料,紅、黃、藍、綠、黑,他從來不用白色,因為那跟畫布的白色太接近了。這五種顏色像是地圖上的經緯度,在畫布上清楚標示他已經行兇的部分。

紅色是他最喜歡的顏色,因為那最像血液,他尤其喜歡加了大量的水,一筆劃過,像冷靜的外科醫生切過白晰的皮膚,從傷口冒出鮮紅色的液體,不疾不徐的流下。不過偶爾他也會看膩了紅色的炫目,而改用其他的顏料稍微的掩蓋那股甜膩感,但是不管如何,他的畫開始的第一筆一定是紅色,而結束的最後一筆也一定是紅色。


六個眼神
不過,謀殺畫布的過程不總是那麼順利,偶爾畫布會把自己的行蹤隱藏得很好,尤其是越接近尾聲時,薄弱的心跳聲越是不容易找尋。他有六種眼神,交替著尋找畫布的氣息,像是一個狡猾的兇手,對著無辜的受害者展現他多變的表情。

一開始他會露出野狼般貪婪的神情,搜尋著目標,接著他會表現出一副和善的模樣,吸引畫布慢慢接近。當畫布靠近他後,他會變得強勢,堅毅的眼神裡透露出他的渴望,當然,畫布會反抗會躲避,這時他又變得軟弱,畫布因此放鬆,以為眼前的他失去了攻擊性,他會趁著機會露出瘋狂的本性,逮住這個破綻一筆一筆的劃去。

平靜是他最後展現的模樣,這時候的畫布早已奄奄一息,等著他補上最後的一筆。


一個禮拜的結束
七天過去,從開始的搜尋,第一筆紅色,到最後一筆紅色,每次謀殺都花了他七天的時間。他會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然後簽下自己的姓名。這次他在畫裡還是畫了棵茂盛的大樹,或許是補償的心裡,在奪走生命的同時,他補上了另一個生命的象徵,但是也只有他自己明白,這張畫的生命早已被奪走,他賣給收藏者的,不過是一張張沒有心跳、由顏料堆積起來的標本而已。而他就好像窗外的那棵樹,在吸走了土壤裡的水分後,在另外一扇窗外,留下一口早已乾涸的枯井。


2008/6/10

星期五, 6月 06, 2008

本週畫牆壁進度 6/3, 6/5

本週進度緩慢
太陽跟月亮畫好了
背景的山加上了一些點點看起來比較沒有那麼呆板了
下禮拜等地面畫好
就要開始前面的動物造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