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31, 2008

拉扯



------------------
8 開插畫紙
蠟筆
------------------

拉扯

誘惑大聲的說:「吃我吃我!」

但是我想我該離去
因為我飽了
再多吃一口
不會讓我更滿足

誘惑再度大聲的說:「吃我吃我!」

我迷惑了
一瞬間他從迷惑中爬了出來
他說:「我想去咬一口。」
我沒有阻止他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身體在飽足的感覺中扯出一絲慾望的空隙

誘惑大聲的說:「吃我吃我!」

我一頭逃離
他另一頭靠近
慾望的空隙越來越大

我說:「這是你的決定不關我的事!」
他說:「我們只是在慾望兩端拉扯的力量。」

我沈默了
他也沈默了
慾望停止繼續擴張
但已經出現一個足夠抵銷滿足的空間
四周一切都沈寂了下來
只留下誘惑規律大聲的說:「吃我吃我...」


2008/3/31

星期六, 3月 29, 2008

[音樂分享] 我是真的愛你 - 李宗盛



好久沒分享音樂了

這首歌最早是張信哲唱的
當初聽完就聽完
只覺得音樂旋律不錯
卻沒留下什麼印象
或許是因為張信哲的聲音讓我比較沒感覺吧 (哈)

而前陣子在李宗盛的演唱會專輯《理性與感性作品音樂會》裡
再度聽到這首歌
在一開始李宗盛用他獨特的嗓音唱著 "曾經自己 像浮萍一樣無依"
就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被觸動到了
尤其聽到最後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真的愛你" 時
嗯... :~~~~

有些歌
在每個時間點聽到時的感受都不大一樣
不曉得再過個幾年
聽到這首歌時
又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有興趣的朋友可點選上方或右邊的播放器聆聽
以下附上歌詞

---------------------------------------

我是真的愛妳

曲︰李宗盛 詞︰李宗盛 編︰JENNY CHIN

曾經自己 像浮萍一樣無依
對愛情莫明的恐懼 但是天讓我遇見了妳
我初初見妳 人群中獨自美麗
妳彷彿有一種魔力 那一刻我竟然無法言語

從此為愛受委屈 不能再躲避
於是妳成為我生命中最美的記憶
甜蜜的言語 怎麼說也說不膩
我整個世界已完全被妳佔據
我想我是真的愛妳
我是真的愛妳

我全心全意 等待著妳說願意
也許是我太心急 竟然沒發現妳眼裏的猶豫
只是妳又何必 狠心將一切都抹去
妳絕情飄然遠離 連道別的話也沒有一句

請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邊為妳擋風遮雨
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邊等你回心轉意
我想我是真的愛妳

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邊為妳擋風遮雨
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邊等你回心轉意
我想我是真的愛妳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真的愛妳
我是真的愛妳

星期三, 3月 26, 2008

維持燈塔微弱的生命



---------------------
16 開插畫紙
蠟筆
---------------------

維持燈塔微弱的生命

海水已退去一個禮拜
戴爾看著漸漸熄滅的燈塔
決定要去找出海水消失的原因
但是他不曉得這依去得花多久的時間
於是他拜託他的好友庫羅
每天替燈塔灌溉些鹽水
維持燈塔微弱的生命


2008/3/26

星期二, 3月 25, 2008

他覺得自己很餓,對文字、對語言、對情緒的描述,於是他隨手從書櫃上拿下一本小說,一本言情小說,打開撕下一頁,用雙手揉成一團後,塞入嘴裡。他努力的在嘴裡用口水潤濕乾硬的紙團,紙張凹折的尖角處帶來刺痛,他想起了一些情緒性的字眼 - 激動。漸漸的,乾硬的紙變得柔軟了,他試著吞入這團詭譎的愛情,難過中充滿了幸福。

還不覺得飽,接著他拿起了另外一本小說,一本歷史小說。同樣的撕下一頁揉成一團後塞入嘴裡,這次他靜靜的體會歷史在口中融化的無奈,無法說出口的,最終都會隱沒在胃液的翻騰中,他對自己這番無厘頭的見解露出了一絲微笑。在吞歿的同時,除了消失的遺憾外,他還感受到歷史在被消滅前最後掙扎的腫脹,這讓他的喉嚨不得不費力的吞嚥。

不夠還不夠,他又拿起了一本小說,這次是本懸疑小說。他翻開第一頁,接著跳到第十頁,然後翻到最後一頁,停頓了一下,又翻回第一頁。他很高興的宣布,懸疑小說只有第一頁充滿趣味,之後只是踏入真相揭曉的倒數步驟,當翻開最後一頁時,也是小說宣告死亡的時候。他撕下了最後一頁塞入嘴裡,把死亡吞入,於是小說的生命失去了意義。

飽了,在他打了一個滿足的飽嗝後,終於有了充實的感覺,然後他拿起筆來,在空白的稿紙上開始書寫,對於自己的文思泉湧非常滿意。


2008/3/25

星期一, 3月 24, 2008

具體描寫抽象表達無法歸類狀態

有時候會有一種狀態,那是很複雜的,無法歸類,會失去活力,即使在做很有興趣的事情時,也是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會聊天、會笑、會覺得生氣、會開玩笑、會有評論、會有許許多多平常的反應,但是總覺得那不是自己,真正的自己不曉得躲到哪去了,一種脫離茫然,甚至會有一種想哭的感覺。不過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好像什麼都可以是理由,但是什麼又都不完全是那個理由。

這是綜合的嗎?開始懷疑這是綜合的影響,但是又質疑這只是一個找不到理由而來的藉口而已。無法確定,就這麼發生了,在心裡往下拉扯,遠離可以呼吸的表面,一種很悶的感覺在喉嚨裡隱隱做噁,喝了一大杯冰水也無法掩蓋。

不過這還不至於讓人窒息,還是緩緩的在吸氣吐氣,規律到有點厭煩,很想打破腦袋,瞧瞧裡頭流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說不出口,因為其實也搞不懂什麼是什麼,很想大聲叫,但是知道叫完後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所以沈默的發楞,在心裡默默的忽視自己。


2008/3/24

星期三, 3月 19, 2008

出發前



-----------------------
16 開插畫紙
色鉛筆
-----------------------

出發前

你即將前往的地方我到不了
我不會難過
因為我知道這是無法避免的結果
但是在你出發前
我想要送你一樣東西
希望他能陪著你
就像我在你身旁一樣

你可能會在旅途中為了減輕負擔而丟棄
也可能在不經意的時候遺落在心裡的某個角落
無論如何
我身上有了個缺口
而每當微風從缺口吹出隱晦的疼痛時
我就會想起你
以及那塊
一直陪在我心中的你的那一小部分的我


2008/3/19

星期四, 3月 06, 2008

我的靈魂出竅了!?

其實我也不曉得到底怎樣才叫靈魂出竅,只是昨晚遇到了一個特別的情況,那到底是不是靈魂出竅我也搞不懂,只是我把這個經驗寄給一位對靈體、氣功…等心靈實驗頗有研究的友人 c 後,他說這樣就是靈魂出竅了 (哈)。

在此分享一下我的經驗:

由於我一直以來有不容易入睡與睡很淺的問題,所以有次我無聊就上網查查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催眠自己好睡的方法幫助我容易入睡。後來呢,我就找到了這個,之後我就常常用這個方法在睡前幫自己催眠一下。我也不曉得這方法是不是真的很有效,反正後來是覺得睡眠的情況有改善,但是還沒辦法到每晚都可以睡得很安穩,很順利,不過至少是個嘗試囉。

但是昨天晚上在催眠的時候,突然有種脫離身體的感覺,我彷彿飄在空中看到自己站在房間裡。我的意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進行催眠的過程 (催眠並未因此停止仍繼續正確的步驟),然後在空中的我就想,我是不是靈魂出竅了 (因為之前會和友人 c 討論這,所以直覺就想到這了)?為了驗證這件事我開始想一些辦法,然後我想起之前我那位友人曾經說過自己用樸克牌試驗的經驗,於是我想到我有一個包包裡一直都放著一副樸克牌 (很久沒用了,最近一次應該是一月中吧,所以我應該也不記得順序),我驅使我的意識去看包包裡的那副樸克牌,我發現自己可以穿透包包看到盒子裡的牌子,就好像整副牌是透明的,我看到前兩張是黑桃 8 跟黑桃 K (順序是先8後K),然後就在我想要看更多的時候,這個意識開始慢慢的模糊 (我猜可能是另外一邊催眠的過程要結束了),然後我就回復成一個完整的意識。

之後我馬上去檢查包包裡的牌子,拿出來看發現數字對了是 8 跟 K 沒錯,但是花色跟順序錯了,花色是方塊,順序則是先 K 後 8。Well,友人 c 說這是正常的,因為『靈體狀態不分前後左右,經常會混淆』,呵呵。

不曉得這是不是巧合而已,也可能是我腦袋裡還記得以前看到牌子的順序也說不定,但是還是覺得很有意思,畢竟雖然順序花色錯了但是要對兩個數字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 (如果可以看到威力彩即將要開的號碼就好了~哈),我覺得很有趣於是把這件事告訴了友人 c,他跟我說這就是靈魂出竅了。Anyway,在這裡可不是要怪力亂神啊,只是把這有趣的事情紀錄一下而已,將來如果有機會可以再次體會到的話,再來跟大家分享。


2008/3/6

星期三, 3月 05, 2008

轉山



經過友人 s 的介紹,這本書進到了我的書櫃。不曉得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有過那麼一個念頭,就是想要遠離熟悉的環境、遠離熟悉的人群,背起行李,出走,來段毫無目的的流浪。不過對大部分人來說,這些念頭終究還是只停留在「想」的階段,而這本書的作者,卻就這麼出走,踏上如此的流浪之旅,從雲南到西藏,三個月,一個孤單的旅程,騎著單車,跨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

你或許會訝異,他第一次出走的理由竟是「失戀」,不過想了想,又還有什麼理由能夠比這更好呢?一切不過就是在那個時候那個時間點發生了,在作者的自序裡寫著

----------------------
也許這一切來得太過突然,以致於我一時無法採取適切的態度去回應與面對。奮力突圍的結果,我祇想逃離那熟悉的生活現場,去尋找一個「再也沒有思念的地方」。
----------------------

第二次的出走則是在一次陷入對人生迷惘悵惘中再次決定流浪,這次他碰巧從朋友那聽到了一個計畫,那是雲門舞集推動的一個「流浪者計畫」,獲得入選的人將可得到十萬元的出國補助獎金,於是他匆匆的決定了自己的計畫「騎鐵馬到西藏」的瘋狂舉動,沒想到竟然意外獲得這項補助,無論如何流浪早已決定。

看完這本書,除了感受作者三個月單車之旅的艱辛外,更能隱隱的體會到作者旅途中的困惑、不解與孤單,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讓自己踏上這一趟困難重重的路,這背後有什麼意義嗎?堅持到底的信念在哪?

然而這一切到最後並未提供我們明確的答案,不過即使提供了,我想我依然無法從中獲得什麼,因為這是別人的流浪,不是我的,我祇能在我自己的道路上去體會與摸索。

讀完至今,依然時常會想到作者自序中的另一段文字

----------------------
走過那麼多地方,而我卻記錄這麼少。這段期間裡,生病過、恐懼過、失落過、軟弱過,任何的挫折與不安,孤獨與絕望,幸好都沒有全然阻斷我的行進,追究到底,如果不向前行,種種負面的情緒和現實狀況,也依然會催逼著我的心理與生理,將我撲倒在地。我不過是在一切的試探和比較中,琢磨出一個似乎不得不然的步伐。那麼,那些曾經有過的反覆憂憫,淒寒悵惘,灰心沮喪,似乎現在看來,最終也是凝聚在這趟行腳中的一個重要部分。我懷疑,這趟旅程根本沒有所謂的「勇敢」在支持自己朝著未知的可能無止無懈的挺進。
----------------------

人生的道路或許也是如此,常常有人會說我轉換跑道真是勇氣十足,偶爾我也就這麼的跟著附和了,然而在看到這段文字後,似乎把我那層虛榮的表面掀了開來,究竟是道路選擇了我還是我選擇了道路已經不是那麼重要,可能只是一股傻勁,一種衝動,在綜合了一切的試探與比較中,踏出一個不得不然的步伐而已。

星期二, 3月 04, 2008

圈叉棋



-------------------
16 開水彩紙
彩色墨水
-------------------

圈叉棋

漢莫斯與皮洛米常常聚在一起
他們會在一天的開始吸飽水後
整天就在草地上玩圈叉棋

其他朋友覺得很奇怪
因為每盤棋都不分勝負
為什麼這樣可以玩上一整天

有天有個朋友問了他們
漢莫斯和皮洛米想了想後說
他們只是喜歡聚在一起遊戲的過程
不在乎輸贏
如果一定得要分個勝負
或許反而不會那麼開心呢


200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