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9, 2007

人到底該不該「真」呢?

今天,友人 C 及 M 分別跟我說了同一件事,就是友人 M 介紹了一位朋友來看我的 blog,那位朋友看完後,除了稱讚我的畫很不錯外 (羞),卻另外又說了一件讓我近來不怎麼活絡的腦細胞有了運動的機會的事,她說「你的朋友看起來好像想法有點灰暗耶~」,嗯,實際的說法不可考了,反正大概就是類似的講法啦。

當然啦,友人  M  -> C 是有幫我講了幾句話 (根據 M 的回應,底下幾句話是 C 講的,特此更正),像是「啊~其實這些是屬於心情抒發的創作啊,所以感覺會有點灰暗…」或是「啊~因為他人比較真嘛,所以會很直接的把他的感受不加修飾的寫出來,不像有人寫文章還要加以潤飾,躲躲藏藏的…」。由於  M  -> C 講到了「真」這個詞,所以讓我不得不花了兩分鐘認真的想了一下,我真的有那麼「真」嗎?

另外,前幾天又和 C 聊到感情的事情時,聊著聊著 C 就說了,他覺得人應該要有 80% 是做自己,而另外的 20% 要為了自己的目的去妥協。那時候我和他辯,我覺得如果這世界上根本沒一個準則,有時候有原則很好,有時候卻會砸了自己的腳,有時候敢於追求自己的理想被當成有勇氣,但是有時候又會被當成不穩定,不管如何,全部都是自由心證,你永遠也無法知道當你做了什麼事情時,別人會有什麼反應,那既然這樣,還不如完全的做自己就好。然而,實際上我也不曉得人完全的忠於自己究竟是好或不好呢?

有趣的是,友人 C 認為我應該寫一篇辯護自己其實想法沒那麼灰暗的文章 (well,他是說標題要叫「大餅也會high」啦~),但是我後來想想這實在還真的沒什麼必要 (ㄜ…我不是針對 C 說的標題),我還是覺得做人真實一點就好,我 high 或不 high,是不是想法很灰暗,認識我的人就會知道了,急著去辯解或是說明,反而有點欲蓋彌彰囉。


2007/3/29

附記:
整篇文章含標題總共有 8 個「真」,所以到底真不真呢?
ㄟ…我是不是太無聊了 (-__-)y—~ (茶)

什麼?!你也跟著算了一遍
應該沒有人這麼無聊吧…

2007/3/29

星期三, 3月 28, 2007

一半

那天,走過一個轉角時,突然的被絆了一下,差點跌倒的我轉回頭去想要看看是什麼絆到了我的腳,卻發現自己的影子卡在轉角處脫離了身體。我嚇了一跳,趕緊蹲下來想把影子接回來,可是不論怎麼敲打、怎麼踩踏、怎麼挖掘,我就是沒辦法將地上的影子檢起來。我在那裡觀察了老半天,我的影子動也不動,好像一個本來就印在這裡的黑色圖案似的,我想,反正應該也沒有人可以對我的影子做些什麼,既然如此,那就先讓他留在這裡,回去後再好好想想該怎麼處理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感覺身體似乎輕盈了許多,本來走路時會有的沈重與黏膩,現在也完全沒有感受到,我不自覺的邊走邊哼著歌曲,可是在哼到一半時卻忘了接下來的旋律。回到家後,我一如往常的做著每天都會做的事情,我洗了澡但是卻忘了洗我的背,我吃了飯卻吃了半碗就覺得飽了,看電視時節目做到一半我就把電視關掉不想看了,畫畫的時候畫到一半就覺得已經完成,看書也是,聽音樂也是,什麼事都只做一半。

最嚴重的是,我連講話聽聲音都只說一半或聽一半,我的記憶只剩一半,就連自己是誰都只記得一半。這樣生活其實挺不方便的,例如我去買東西時,我都只會付一半的錢,所以我常常會被店員罵或是被當成一個搞怪的顧客,不過還好什麼都只有一半,所以別人罵我的話我只聽一半,尷尬時也只尷尬一半。

我馬上瞭解到,這一定是因為影子離開了我的身體所造成的影響,我從來不曉得影子是如此的重要,我一直以為這不過就是因為光線照射所造成的現象而已,現在才知道,原來他是組成完整的我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我有點難過自己對他這麼的忽視與不重視,並且很感謝他為了補足完整的我長久以來默默所做的付出,如今他離開了,我想他也許需要時間休息一下,總是被我這樣拖著到處走,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吧。有點遺憾的是,因為他的不在,所以我的難過跟感謝也只剩了一半。

偶爾我會回到影子遺落的地方,看看他是否還在那裡,從他未曾改變的姿態來看,我知道想要把他接回來,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不過至少知道自己的影子會一直在某個地方等你,還是讓我有點放心。很抱歉!故事寫到一半我得停筆了,剩下的一半等我接回我的影子後,我會再把他給補完的。


2007/3/28

星期二, 3月 27, 2007

墜落



----------------
16 開插畫紙
色鉛筆
----------------

墜落

當心遺落時
翅膀失去力量
羽毛變成黏著在身上的負荷
抗拒不了地心引力的誘惑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從空中墜落
幸好
在到達地面之前
驚惶的眼淚早已形成一片海洋
降低了碰撞時所產生的衝擊
然而即使如此
這撞擊仍叫我在驚恐中失去意識

受到驚嚇的眼球彷彿孤島般
孤伶伶的搖晃在溢滿淚水的眼窩裡
也許是內心過多的養分跟著眼淚流出
浸淫在這營養過剩的培養皿中
眼球上竟開出了一朵情緒複雜的花
花兒彷彿流淚似矯情的撇下幾片花瓣

我   突然驚醒


2007/3/27

作業:
鳥、小島、海、花
四個元素
大的變小小的變大

附記:
畫到手快斷掉
畫完後不曉得自己在畫啥 (汗)

星期一, 3月 26, 2007

一間算命館 (01) - 你將不會死於癌症

阿詳站在騎樓下,邊看著牆上的門牌號碼邊對照手裡的那張紙條,確定了地址後便從棺材店旁的樓梯走上去。當他走到位於二樓的那間算命館門口看見整面塗成白色的大門時,突然有種感覺,那門像是一道白光,阻隔著兩個空間,走進去後他的命運就會有所不同了。

前幾天得知自己得到癌症,並且只剩半年的生命可活時,阿詳和一般人一樣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在他四處打探名醫卻沒有獲得任何資訊的情形下,偶然從一位朋友的口中聽到了這個算命師的事情,他想,或許這位算命師可以為他指引一些方向。

當阿詳和算命師說完他的來意後,經過一小段時間的沈默,從簾子後方傳出了一陣低沈沙啞的聲音,那不像一個人類可以發出的聲音,沒有情緒起伏,沒有高低頻率,那聲音說:「每天晚上在頂樓的圍牆旁閉上眼睛站足十分鐘,半年後你將不會死於癌症。」

得到如此莫名其妙的指示,阿詳雖然半信半疑,依然每天晚上到頂樓上的圍牆旁邊,閉眼站立十分鐘。一個月過去後,阿詳再度到醫院檢查,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情況並沒有改善,醫生同樣給了不樂觀的看法。

阿詳十分沮喪,他幾乎已經放棄,但是每天晚上他還是依照算命師的指示到頂樓站立,就這樣過了三四個月,有次阿詳閉眼站在圍牆旁時,突然聽見一個聲音呼喚著他,阿詳睜開眼睛,但是在還沒來得及回過頭確認時,就突然感覺有人推了他一把,一個不平衡便從頂樓摔了下去,在那瞬間,阿詳確定他聽到了一句話:「你將不會死於癌症。」

隔天的新聞頭條「久病厭世,癌症患者跳樓尋求解脫」。


2007/3/23

失物招領處 (01) - 一個老人招領

失物招領處的鐵門一拉起,一個老先生便走了進來,阿莫楞了一下,他沒想到這麼早就有人來,仔細一看,發覺是兩個巷子外和兒子媳婦住在一起雷納家的老爺爺。雷納爺爺今年已經93歲,除了眼睛看不大清楚外,身體還是硬朗的很,常常在街上晃來晃去,到其他人家裡串門子。

阿莫以為雷納爺爺撿到了什麼要拿到這來登記,於是便說:「雷納爺爺,您早啊,您撿到了什麼要拿到這裡來登記呢?」只見雷納爺爺一臉生氣的說:「我啦,我要把我登記在這,我被遺棄了。」阿莫聽了一頭霧水,想再追問,雷納爺爺卻直接做到一旁的椅子上,怎麼樣也不再開口。

阿莫跑去問雷納夫妻,然而夫妻倆也搞不清楚問題在哪,只知道雷納爺爺最近常常生悶氣,也不大講話,問他發生什麼事也不說,今天一早跑到失物招領處來,是他們倆也沒料到的事情。阿莫從雷納夫妻那找不到原因,夫妻兩個也勸不動雷納爺爺回去,阿莫不得已只好讓雷納爺爺暫時住在失物招領處。

經過了兩三天,有一次吃午飯時,雷納爺爺吃著吃著眼淚便流了下來,阿莫嚇了一跳趕緊問雷納爺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經過一番詳談,阿莫終於知道雷納爺爺生氣的原因。原來是最近雷納夫妻覺得爺爺年紀大眼睛看不清楚,於是每次吃飯時便特別幫爺爺準備了一個碟子把菜都放在裡面方便取用,沒想到,由於雷納爺爺眼睛不好,分不清自己碟子裡的菜和桌上其他的菜色都一樣,還以為夫妻兩個故意欺負他,讓他吃比較差的食物,所以一氣之下便決定離家出走。

經過一番解釋後,雷納爺爺終於回到自己的家中,阿莫在心裡想著,等到他年紀大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即使是和自己的親人,還是得清清楚楚的說個明白才是。


2007/3/23

星期日, 3月 25, 2007

面紙盒書 - 我和章魚是好朋友

成品:



盒頂:


面 1:


面 2:


面 3:


面 4:


作業:
a+b=4c
兩個主角,四個結果
使用木製面紙盒製作

2007/3/25

星期五, 3月 23, 2007

盒子書 - 不想看了

成品:


面 1:


眼球先生看了一百面鏡子,依舊不大確定自己的長相。


面 2:


眼球先生看了一百張地圖,仍然不知道要往哪裡去。


面 3:


眼球先生看了一百朵花,還是選不出最喜歡的那一朵。


面 4:


眼球先生爬到一萬公尺高的山上,依然覺得看得不夠遠。
眼球先生累了,從山上一躍而下。


盒底:


摔成一團爛泥的眼球先生,雖然再也看不見東西,卻感受到這輩子從未體會過的平靜。


作業:
四格漫畫多一格
用牛奶紙盒製作
一個主角、四個場景、一個意外結果

2007/3/23

星期一, 3月 19, 2007

磁鐵書 - 我是誰 (未完成)



---------------------
16 開插畫紙
針筆 + 彩色墨水
---------------------

我是誰?

咪咪一早起床後,就忘了自己是誰,他有點緊張,於是趕緊去問他的腦袋。
他說:「腦袋腦袋,你知道我是誰嗎?」
腦袋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我想到在水中游來游去的魚兒,你就會興奮的跳來跳去,所以我想你應該是喜歡自由的貓。」

咪咪覺得腦袋說的太簡單了,他還想知道的更多。
於是他問他的左耳:「左耳左耳,你知道我是誰嗎?」
左耳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我聽到小狗汪汪叫的聲音,你就會嚇得跑到樹上,所以我想你應該是膽小的貓。」

咪咪覺得他應該沒那麼膽小,他只是不想浪費力氣吵架而已。
他跑去問他的左眼:「左眼左眼,你知道我是誰嗎?」
左眼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我看到蓮蓬頭噴水,你就會跑到床底下躲起來,所以我想你應該是不愛乾淨的貓。」

咪咪想,他每天都把毛舔得乾乾淨淨的,幹嘛還需要洗澡呢,他只是不想浪費水而已。
咪咪聞到一股香味,於是他問鼻子:「鼻子鼻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鼻子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最喜歡在角落尋找老鼠的味道,所以我想你跟老鼠可能是好朋友。」

咪咪不這麼認為,他只想把老鼠給吃掉,哪有時間交朋友。
有顆沙子飄進咪咪的右眼,讓咪咪右眼正眨阿眨的,於是他問右眼:「右眼右眼,你知道我是誰嗎?」
右眼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我看到有東西從我前面跑過去,你就會用手掌在那拍來拍去,所以我想你應該是閒不下來的貓。」

咪咪在心裡想,那是運動、運動,他覺得右眼都不曉得維持好身材要花多少功夫才行。
這時候咪咪感覺有東西在右耳邊搔得他癢癢的,於是他問右耳:「右耳右耳,你知道我是誰嗎?」
右耳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我聽到鈴鐺的鈴鈴聲,你就會跟著喵喵叫,所以我想你應該是喜歡唱歌的貓。」

其實,咪咪只是聽到鈴鐺的聲音,就以為要吃飯了,所以他都會開心的喵喵叫。
咪咪決定問問他的嘴巴,他說:「嘴巴嘴巴,你知道我是誰嗎?」
嘴巴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每次你曬太陽時,都會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所以我想你應該是想法積極的貓。」

咪咪想,怎會有人不喜歡曬太陽呢,一天要曬足 3 個小時身體才會健康啊。
最後咪咪決定問問他的心,他說:「心啊心啊,你知道我是誰嗎?」
心說:「我知道啊,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就是快樂的咪咪啊。」
咪咪覺得心說的真有道理,於是他決去屋頂上曬太陽、想水中的魚兒、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然後等著吃飯的時間到來,這樣讓他覺得很快樂,就夠了。知不知道自己是誰,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2007/3/19


作業:
磁鐵書作業
一張地圖加一個主角
跟著主角走,走完場景就講完故事了


2007/3/19

星期六, 3月 17, 2007

喉嚨好痛

電影散場。走在通往捷運市政府站的天橋上,剛剛電影的聲光效果還在腦海裡震盪,盪得我頭昏沈沈的。喉嚨好痛,身體熱熱的,應該還在發燒吧,怎麼搞的,明明生病結果還跑來看電影,想要變得更嚴重嗎?是不想臨時取消和 M 的約還是…,想不透。晚上的天氣變冷了,還好有聽家人的話穿了外套。放眼望去都是俊男美女,有人抽著煙,有人講著手機,每個人臉上都堆滿笑容,好耀眼,內心浮起嫉妒的心,我希望他們都是虛偽的,算了,我還是趕快逃離這裡吧。

捷運市政府站。好亮,人還好多,不過也才十點多,人多是正常的,應該都是去東區那附近鬼混的吧。車廂內還有位子,我的左前方做了一個人,是女的嗎,似乎在瞪著我,是因為我戴著口罩的關係嗎還是因為我上車前眼光不小心掃到她了?誰知道,我也懶得搞清楚,喉嚨真痛,連吞個口水都痛。

經過國父紀念館站。頭靠著一旁的玻璃,涼涼的,輕鬆了許多。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整天都在想著做不出來的作業,結果還是做不出來,好累。遭了,腦袋開始胡思亂想,不行,捷運減速了,又接近另外一站。下午去看耳鼻喉科了,醫生說不能吃太刺激的東西,多喝水吧。

來到忠孝敦化站。門口上來了兩個穿短袖 Polo 衫的年輕人,看起來就像 ABC,領子拉的高高的,頭髮都有設計,待會是要去哪玩呢?應該是夜店,不怕冷嗎?內心是熱情的吧,管他的,我病了,沒有心情想這些。晚上被妹妹拉去檢查什麼血液的細胞健康,檢查人員說我有疑似地中海型貧血的基因,什麼鬼,光看細胞就看的出來,難怪我之前暈倒過,不是因為酒喝太多嗎?喔~該換木柵線了。

忠孝復興站。剛剛從手扶梯上來,看到一個年輕人穿著打扮就跟雜誌上的照片沒兩樣,深色休閒西裝外套、裡面搭配綠色的T恤、下面穿著及膝的白色短褲、腳底踩著的是…那鞋叫什麼名字呢?不重要,好時尚,但是跟他的氣質不搭,太年輕了,年紀在大一點,身材再壯一點會好看多,但這樣又如何,人家高興就好,你管得了這麼多嗎?你自己又是個什麼東西,什麼屁都不是。

南京東路站。剛剛電影散場看到的那些俊男美女,每個人都很有目標吧,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未來該做什麼吧,每個人都很有錢吧,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另一半吧。我呢?我在這幹嘛?怎麼好像我再怎麼想作業也做不出來,怎麼好像我喜歡的人都不會喜歡我,生病會讓心裡吐出真實的話,虛弱的關係吧,無法偽裝堅強的外表,這樣也好,至少可以老實的面對自己的慾望。我就是不知足,怎樣,我就是找不到維持快樂的方法,怎樣。

中山國中站。終於到了最後一站,走在小巷子裡,套房出租,對了,這是之前跟 c 提到的套房,c 說要搬到台北要找個套房,幫他記個電話吧,可是他覺得會很貴耶,怎樣,要幫他記嗎?記就記吧,不打是他家的事,你幹嘛什麼事都顧慮這麼多,難怪你的作業做不出來,你只想當個完美的人,小貓說完美好無趣,你認為呢?我不曉得,我只想把作業弄出來而已,我只是希望可以掌握一些什麼而已,我只希望將來可以養活我自己,我只希望找個人陪我而已,我只希望知道自己在幹嘛而已,我只希望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而已,我只想知道我自己是誰而已,我有那麼想要當一個完美的人嗎?

家門口。鑰匙鏘啷鏘啷的響,我想我知道出門病情可能會更嚴重,我不是不想臨時取消和 M 的約,我只是想要逃離那個小房間,逃離那個家,逃離我的頭昏腦漲,逃離面對了一整天還做不出來的作業,逃離 MSN,逃離 Outlook Express,逃離我的畫,逃離我的 Blog,逃離我曾經喜歡過的人,逃離喜歡我的人,逃離我不知道的未來,逃離怎麼樣也無法滿足的慾望,逃離我的胡思亂想,只是我現在又站在這裡,我又得回來面對。馬的,喉嚨還是很痛,我什麼都不敢想了,只想趕快把感冒治好。吞了醫生給的藥,有人說西藥別吃太多,你管我,喉嚨這麼痛你能幫我痛嗎?聽說裡面有讓人想睡的藥性,嗯嗯,開始發生效用了吧,我有點想睡了。


2007/3/17

星期四, 3月 15, 2007

沈醉



-----------------
16 開插畫紙
針筆 + 彩色墨水
-----------------

沈醉

在燈光灰暗的空間裡
伴隨桌上搖曳的燭火
拿起晶透的紅酒杯
將迷幻的眼神當作餐前酒一飲而下
今晚的主菜是什麼?
一顆顆新鮮飽滿跳動的心
優雅的綣起刀叉
掩飾著貪婪
細細品嚐

2007/3/23


附記:
為了幫朋友做聯誼邀請卡所畫的圖
我真的是太閒了
作業都快做不完了啦
重點是我還沒辦法參加說

2007/3/15

卡片書 - miumiu 和 nikki 的一天

封面:


miumiu 和 nikki 的一天

miumiu 是一隻四個月大的小貓。
nikki 是一隻六個月大的小狗。

miumiu:「我來翻開這一頁!」
nikki:「走開,我要翻開這一頁!」


內頁1:


每天早上一起床,miumiu 就會跟 nikki 大打一架。

miumiu:「看我的喵喵拳!」
nikki:「看我的汪汪腿!」


內頁2:


打架的結果通常是無法分出勝負,這時候兩個人就會賭氣。

nikki:「我要吃光你的貓食!」
miumiu:「哼!那我要吃光你的狗食!」


封底:


但是,不論 miumiu 和 nikki 一天下來吵得有多凶,到了晚上他們還是會幸福的抱在一起睡覺。

nikki:「ZZZZZ....」
miumiu:「ZZZZZ....」







附記:
這是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 - 趣味繪本 I 第一堂課的作業 卡片書
用一張卡片的形式做一個趣味繪本
當初在苦思要做什麼內容時
腦袋突然想到蘇菲菲家裡養的 miumiu 跟 nikki
聽蘇菲菲說
他們家的 miumiu 跟 nikki 整天打架
偶爾會互吃食物,但是睡覺的時候會抱在一起睡
我想這樣的內容,做成繪本好像也挺不錯的

miumiu & nikki


2007/3/15

星期一, 3月 12, 2007

格格不入

發覺自己真的不適合社交場合。曾經我也羨慕過那種可以把名牌朗朗上口、出入各家夜店、說話夾雜英文、懂得各式各樣調酒、出國喝過洋墨水、打扮入時彷彿從 GQ/VOGUE 雜誌中走出來、懂車、開好車…等所謂的時尚份子。心裡也曾希望或許有天能夠變成那樣,在眾人聚會的場合中談笑風生、成為目光的焦點。

只是,自己真的不是這塊料。昨夜,應朋友之邀 (好啦,我承認我是為了認識正妹而去的),參加一個聚會。從開始到最後,就覺得一整個格格不入。也不是說我不懂得閒聊台槓,事實上我覺得我還挺會瞎扯蛋的,但是或許是調性不對吧,面對那些人,我頂多只能自我介紹到「對…所以我目前還在學習畫畫中」,到此為止,掰不出更多的東西,偶爾串個幾句場面話,臉上保持著「嗯,好像很有趣」的笑容,其實悶得要死。

幾乎,每個人都是用英文名字,一個一個去認識,聊到第三位時,我已經忘了剛剛那一位叫 Vincent 還是 Wilson。然後,突然有人坐到我旁邊開始自我介紹,聽到第三句我才發現,我和這傢伙在 10 分鐘前才聊過,過了十分鐘,我們就忘了彼此是誰,只好重新認識一次,而且我相信他也忘了他剛剛才跟我說過同樣的話 (暈)。

當我和一位也是走本土路線的朋友一起提早離開,一推開店門呼吸到門外的新鮮空氣時,一種宛若新生的感動從心底竄起,突然一陣清明,發現把自己擺在那個環境裡,就好像在一堆貨真價實的名牌中看到一個大陸的仿冒品,想要魚目混珠卻被明眼人一眼看穿。你可以說我是自卑心態作祟,但是我就是無法喜歡滿口英文批哩啪啦飛出來灌得人頭昏眼花,不喜歡開口閉口就是名牌名牌,好像不是名牌就跟垃圾沒兩樣,不喜歡好像去過國外唸書,呼吸過國外的空氣格調就會比較高,不喜歡整晚和一群不認識的人扯些自己都覺得沒營養的話。

是的,我就是沒出國唸過書而且這輩子也可能不會有機會出去,就是只會買自己看起來順眼的東西管他到底是不是名牌貨,就是一個包包/衣服超過 2000 塊就會猶豫兩三天更不用說去看上萬元的即使他真的很耐用,就是吃麥當勞也會很開心,一餐超過四百塊就會有點心疼,就是只懂得台啤跟青島,其他酒只會喝,名字記不住半個,就是朋友找聚會還會問知名的夜店在哪裡,就算沒進去過 Luxy 或 Room18 也是過得很快樂。

我就是在地路線走得很快活,看到那群人會自卑害羞頭皮發麻不舒服的想找個地洞鑽,我想我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哪天如果你在路上遇到我,發現我對你冷淡或是急著想走,別擔心,這絕對不是排擠你,我只是故作鎮定,希望藉故趕緊逃跑,免得原形畢露讓你瞧不起而已!


2007/3/12

星期日, 3月 11, 2007

在愛情裡轉不出來

我們都是在愛情裡打轉啊。看不清眼前的道路,不曉得未來的那一半在哪。有時緊抓著過往不放,有時告訴自己放手吧,路我還得要繼續走下去。有時懷疑自己是否哪裡不好,哪裡不對,做錯了什麼。有時不甘心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渴望會有奇蹟式的變化。

這就是愛情啊,這就是緣分啊,這就是我們這輩子永遠都無法掌握的東西,這不是只要你努力就能改變什麼的事情。有時也會難過的大喊「如果不論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什麼的話,那未來還有什麼可以相信」。有時也會懷疑,到底那樣的愛有多大,還是都是自己放大了。有時也知道,只要不再去碰,不再去想,時間就會沖淡一切,然而放不放得下無法僅僅是口頭說說就有辦法做得到,一個盲點無法看穿時,就只是如鴕鳥般逃避現實罷了。

不斷的問著「如果我真的好,為什麼無法接受我」的無解問題。沒有信心,失去力量,說著將來不再付出的洩氣話。冷眼旁觀別人的愛情挫折,但自己遇到時也是一整個無法看開的幼稚行為。當自己一頭栽入,平時的理性智商會馬上降到最低點,連剛上小學的稚齡學童,也可以一口戳破我們設下的矛盾。

朋友啊,實際上我無法安慰你什麼,因為我自己也是在這裡不斷的打轉,不斷的質問自己,不斷的失去信心。我也曾在半夜 MSN 到一半時,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個不停,也曾頑固逞強的宣告自己走不出來,不論別人如何安慰都覺得做不到,也曾埋怨對方為何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也曾不斷的認為自己一定還有什麼可以努力的空間,可以改變些什麼。

然而,事實是,每一次受傷後,拖著蹣跚的腳步回到自己的巢穴裡,舔舐著傷口,抱著痛苦、失落與遺憾昏昏睡去後,隔天我還是會爬起床來,還是會知道一天過去了,新的一天又來了,還是會知道身旁的朋友總會不斷的給予支持,還是會知道看到那令我難過的身影再次出現時,心頭還是會有一陣酸痛,然而,最終我也會知道,這受到的傷不會致命,不會把我們擊潰,那痛不是因為我們受傷而痛,是我們放不下而痛,而流下的眼淚不是為了自怨自艾而流,是為了放開手繼續走下去而流。


2007/3/11

星期五, 3月 09, 2007

你靜靜的坐在那兒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你靜靜的坐在那兒

對你來說
一切似乎已經停止了
靜靜的坐在那兒
望著眼前那片混亂
畫成一個圓
圈著你

你無力逃脫
也害怕著逃脫後所帶來的未知恐懼
然而圈圈之外的絢爛
洩漏了你的渴望
如藤蔓般悄悄的纏繞
像繩索勒住脖子似的漸漸拉緊

你在心裡默默的承諾著
等到無法呼吸的那一天來到時
你就會自然而然的掙脫
拋棄所有束縛走上自己的路


2007/3/11

你微笑的倚靠著牆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你微笑的倚靠著牆

倚靠著歪斜的牆
專注的注視著前方
從你背後綻放出的燦爛
是心底隱藏的渴望
還是失落偷偷遺留的蹤跡

臉上帶著笑容
彷彿期待著下次意外的邂逅
安然自若的表情
是否如此肯定
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然而
從你的眼神裡透露出絲絲倦怠
上一秒的怡然自得
在下一秒變成失序的沮喪
慌亂的情緒對應慌亂的世界
無法遮掩的緩緩流出

隱隱作痛嗎?
相等於外界的一團混亂
在你心裡
是否也是衝撞的無以復加
還是對你來說
一切已無任何意義
眼裡透露的疲倦
只不過是缺乏淚水滋潤所帶來的乾澀罷了

2007/3/9

附記:
剛剛吃完中餐
走進房間看到這幅擺在桌子上的畫
突然間有「啊~原來我就是為了畫這幅畫所以才存在...」的感覺
倒不是說我對這幅畫有多滿意
而是類似一種心領神會
在內心深處早就知道會有種結果的映證

2007/3/9

星期四, 3月 08, 2007

你無力的在空中張望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你無力的在空中張望

總是抬頭仰望天空的寬闊
覺得自己無處躲藏
覺得早已精疲力竭
覺得一切都那麼似是而非
期待未來無拘無束的日子

背上早已有了一雙翅膀
卻還在盼望有一天能夠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飛翔
意識到了嗎?
那欲展開而飛的企圖
已將你帶離這個地面   好遠   好遠

沒有察覺
因為被猶豫的線纏住動彈不得
懸掛在空中無能為力
低頭俯瞰這令人頭昏腦脹的一切
唏噓不已

不敢一刀剪斷
深怕墜落救不了自己
忘了背後那雙翅膀
有力量帶著你一塊飛起

還是這些你都知道
無法掙脫束縛的原因
只是思緒早已因缺氧而麻木
腦袋虛偽的認為
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
何苦冒險   何不讓自己過得更加的安全點
即使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岌岌可危


2007/3/9

你茫然的站在那兒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你茫然的站在那兒

自踏著的那塊土地往下沿生出
糾纏不清的根
你是否有些納悶為何會站在這裡
或是你清楚明瞭的知道
在盡頭的背後
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

在喃喃自語的時候
彷彿有台機器
在你腦袋中不停地重複播放過往的記憶
是刻意忘記暫停的開關
還是你需要有人幫忙疏通堵塞的堆積物
讓記憶的水流可以沿著軌跡滑落

你帶著有點茫然的神情
回應所有外來的試探
漸漸的不熟悉了
對你而言
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如似曾相識般的懷念又新奇

你站在那兒
失神的望著前方
究竟是掉落到回憶的泥沼中
在我們無法看見的時空裡
沈溺過往的精彩
或者
僅是空白的一片
沒有所謂的幻想
不過就是忘了自己是誰


附記:
最近這幾個禮拜
外婆和我們住在一起
上了年紀的她
已經開始有所謂老年癡呆症的徵兆
常常會不斷的問我們一些她已經問過的問題

之前因為時常往來兒子女兒們國內國外的家
所以偶爾會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哪裡
外婆沒什麼嗜好,不喜歡看書也不愛看電視
很安靜,很客氣,很怕會打擾到別人
整天坐著發呆
帶她出去走走的時候她會很開心
我看著她
有時會想像自己老了的時候會是什麼模樣
而目前仍然是一片空白

2007/3/8

星期一, 3月 05, 2007

那株漆黑的花朵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GEL 刻畫
----------------------------

那株漆黑的花朵

自深紅的湖泊中爬起
沿路滴落著黏稠的血液
走到這株巨大的花朵面前
所有的遺憾便已流盡

在花前茫然的站立
漆黑的蕊綻放令人心碎的紅
如此矛盾
對應內心無力感受

花莖被藤蔓一層層的包圍
疼痛   卻諷刺的帶來支撐力量
無可避免的滑稽
只得冷漠以對

兩片如鬃的葉子
彷彿展翅飛去
可惜負荷不了沈重
僅能帶著妄想繼續向上張望

看著吸盡慾望所張開的紅色花瓣
湧現一股認同
羞愧的不敢面對這股渴望
但又無法遏止從嘴角流下的貪婪

於是   繼續躲避在自甘墮落的沈淪裡吧

2007/3/6


附記:
呼~終於完成四幅了
可惜四幅的情緒連慣性不夠
但是至少勉強算是一個完整的系列

這一幅是四幅中我第二喜歡的 (第一喜歡的是第一幅)
但是情緒卻是四幅內最不一樣的
可能是因為那朵花畫得很大的關係吧 :)

2007/3/5

令人起雞皮疙瘩的 - And I'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昨晚和幾個朋友跑去看電影「夢幻女郎 - Dreamgrils」
原本以為這片只是單純的劇情片 (一度還以為是真人真事ㄌㄟ~)
看完後有種參加了一場音樂盛會的快感
喜愛爵士、R&B、藍調、靈魂等類型音樂的朋友
本片絕對值得進到戲院內觀賞

另外,推薦片中一首讓我聽到起雞皮疙瘩的歌曲
珍妮佛哈德遜 Jennifer Hudson 所唱的 And I'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那帶著憤怒、失意、絕望與深情的情感撕裂
讓我一度紅了眼眶
對我來說這首歌比起片中碧昂絲所唱的 Listen 還要動人


And I'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 Jennifer Hudson
(Lyrics by Tom Eyen/Music by Henry Krieger)

And I a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You're the best man I'll ever know.
There's no way I can ever go,
No, no, no, no way,
No, no, no, no way I'm livin' without you.
I'm not livin' without you.
I don't want to be free.
I'm stayin',
I'm stayin',
And you, and you, you're gonna love me.
Ooh, you're gonna love me. And I a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Even though the rough times are showing.
There's just no way,
There's no way.
We're part of the same place.
We're part of the same time.
We both share the same blood.
We both have the same mind.
And time and time we have so much to share,
No, no, no,
No, no, no,
I'm not wakin' up tomorrow mornin'
And findin' that there's nobody there.
Darling, there's no way,
No, no, no, no way I'm livin' without you.
I'm not livin' without you.
You see, there's just no way,
There's no way. Tear down the mountains,
Yell, scream and shout.
You can say what you want,
I'm not walkin' out.
Stop all the rivers,
Push, strike, and kill.
I'm not gonna leave you,
There's no way I will. And I a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
You're the best man I'll ever know.
There's no way I can ever, ever go,
No, no, no, no way,
No, no, no, no way I'm livin' without you.
Oh, I'm not livin' without you,
I'm not livin' without you.
I don't wanna be free.
I'm stayin',
I'm stayin',
And you, and you,
You're gonna love me.
Oh, hey, you're gonna love me,
Yes, ah, ooh, ooh, love me,
Ooh, ooh, ooh, love me,
Love me,
Love me,
Love me,
Love me.
You're gonna love me.

附記:
真的要到戲院體會一下那種感受
我後來在電腦上聽原聲帶
當初那種感動被打了對折以上吧

2007/3/5

星期日, 3月 04, 2007

無題

無題,代表沒有題目,說明當下的心情無以名狀,也或許是一種突然間失去目標,不曉得自己在追求什麼,不曉得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感慨,是當遇到無能為力的狀況時,所產生的感受。總是覺得自己或許真的很蠢,以一個不成熟的心對待自己,把一些自己也不是那麼清楚的事說得太絕,自以為誠實以對,然而卻是劃地自限,不僅圈住了自己,也擋住外來的接觸。這樣也能繼續不斷的持續下去,不禁覺得,或許踏著感慨前進,即使是旁門,也還是一股力量。但是,深怕這股莫名的力量是否會削弱熱情,造成無所謂,壓抑住內心的情感,迴避面對。說說笑就可以減輕內心的負擔,那麼又何必那麼認真的去挖掘實際的感受。當一個不知所以的念頭出現時,就不斷的詢問自己這是否又只是另一個宣洩的出口而已,是虛幻不真實的,不過是想要盲目的抓住什麼的情況下,所產生的幻影,這樣,一切看起來就不那麼嚴重了。


2007/3/4

星期六, 3月 03, 2007

那片深紅的湖泊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GEL 刻畫
--------------------------

那片深紅的湖泊

晦暗太陽幻化成天際搜尋的眼
那冷冽的光線如觸手般搜尋
顫抖   害怕   即將被拆穿的面具
不得已縱身躍入血液流出的河   偽裝

即使再黏膩也依然順流
順勢滑落到湖泊中
四周綻放的向日葵
印在水面竟是帶著尖刺的巨齒

衝撞四周   痛
湖泊   漸漸染紅   染成深紅
猶如不帶一絲憐憫的笑容   綻放
如此耀眼   逼使在內心裡豎立起防禦的牆

本因朝外擴散的漣漪
如今竟朝內擠壓
不得已
困在湖泊中央動彈不得

不敢   不敢
不敢抬頭求救向上張望
那眼   博愛   無意識
俯瞰大地只是一時興起

對視   將再度陷入深淵   保持   則或許只是沈溺而已


2007/3/4

附記:
果然,當有情緒來的時候
一定要一口氣把畫給完成
我應該硬逼著自己一次畫完四幅

這次有打草稿
刻畫的時機掌握的比較好
多了圖騰式的象徵
然而卻少了實際情感的宣洩 (情緒都隨著 MSN 消逝啦)
其實在第二張的時候就發覺這個現象
只怪自己太懶惰啊~~~

2007/3/3

星期五, 3月 02, 2007

那顆晦暗的太陽

修改後:


修改前:


--------------------------
16 開肯特紙
壓克力顏料 + GEL 刻畫
--------------------------

那顆晦暗的太陽

登上丘陵的頂點
暗紅血液道路兩旁的樹
已萎縮成草般渺小
彷彿遺棄路邊的屍骨   啃食的一乾二淨

跨著艱辛腳步踏著黏膩前進至此
無奈中帶著自嘲站在這裡
自身後留下一道無盡頭的
浴血而過的痕跡

孤單站著
看著被烏雲遮蔽的晦暗太陽
被寂靜無光的冷冽
曬得渾身發抖

沒了
怎會有遺憾呢
因為一切早已消耗殆盡
如同遇到瘟疫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還有力氣往前嗎
還敢說接下來會更好嗎
然而事實是
往後瞧也不見得有多好

來吧   就自暴自棄的瞧瞧還能差到什麼地步


2007/3/2

附記 I:
這次有點失敗
沒打草稿的情況下
顏料乾掉的時間無法掌握
結果就是有些地方乾的太快刮不掉啦 :~~
只好用白色補強
但是補強的地方明顯的自己都看不下去
大家可以猜猜看是那個地方呢?
沒錯!就是那個看起來怪怪的地方!
真糟糕啊~~

2007/3/1

附記 II:
寫完圖說後
心情一整個自暴自棄

2007/3/2

附記 III:
今天決定進行修改
果然修改後的效果好很多

2007/3/2